第三十六章、叔侄对手(1 / 2)

嫡女贵嫁 帘霜 5825 字 4个月前

眼下,许离鹏看着于清梦早已没了往日的怜惜,今天的一幕就在眼前,仿佛头上的头巾都是绿的,而且还是绿成一片,所有人都知道的感觉。

“世子,你就算不念着我,也得念着我们的孩子的份上。”见许离鹏阴沉着脸一直不说话,于清梦又抱着他的腿哭道,并且伸手温柔的摸了摸小腹。

“你说什么?”这话里的消息量太大,许离鹏被震的眼睛一瞪,厉声道。

“孩子,我们有孩子了,我昨天就想告诉你的,可你让我自己回去,之后找大夫看了看,幸好没事,否则……否则孩子也没了。”于清梦哭道,手按在自己平坦的腹部,这会连她自己都要信了,这里是有孩子的。

“你……你怎么会有孩子?”许离鹏怔过之后,气的脸色铁青。

“世子,我们的孩子,真的,是我们的孩子。”于清梦扶着他的腿站起来,柔情倦倦的道,伸手拉过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腹部,“你摸摸,是我们的孩子,世子,以后我们有孩子了,他一定会孝顺你,崇拜你的。”

于清梦满含柔情的道。

许离鹏的手颤抖了一下,然后僵硬了,这个时候怎么有孩子了?这个孩子怎么就来了呢?

“世子,你放心,我什么都不会跟曲莫影争的,为了这个孩子,只要这个孩子有一个好一点的出身就好,其余的,我都无所谓,你还可以娶曲莫影的。”于清梦越发的柔和,红着眼眶楚楚可怜,满脸乞求。

她以往说起许离鹏的亲事的时候,都是满心不愿意的,话里的意思都是让许离鹏快点退亲,退了亲就可以娶她。

而今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一退再退,居然半点没要求许离鹏退亲,只求给孩子一个好的名份。

这样的话和她往日的为人完全不同,看得许离鹏的心也不由的松动软和了下来。

“今天你怎么会去那里的?”许离鹏开口道,这是梗在他心里的一根刺。

“是曲莫影,是曲莫影让我过去的,说……说你和她的事情,我就过去了,没想到,没想到!”于清梦哭了,低下头捂着脸哭了起来,眼泪从掌心流出来,越发的可怜。

“居然这么恶毒!”许离鹏咬了咬牙,恨声道。

看不出这个瞎丫头,这么恶毒。

“你……世子,你别怪她,都是我不好,是我肖想你,是我错了,是我不顾你已有了婚约,都是我的错,如果现在这些算是她对我的惩罚,我认了,以后我会臣伏于她的……”于清梦委屈的大哭。

眼泪一串串的落了下来,整个人悲伤的不能自拟,哭的仿佛要噎了气似的。

许离鹏的脸上露出一丝怜意和恼意,伸手把她拥入怀中,声音一如往日的温和:“好了,别哭了,我不会委屈你的,就算你进府,那也是以良妾之位进门的。”

良妾之位?于清梦在许离鹏的怀里,脸色变得狰狞,以她的身份,纵然是高攀许离鹏,但也不是说绝不可能成为永宁侯世子夫人,可眼下居然连贵妾也不是,只是一个良妾,居然只给自己一个良妾?

心里如何不恨!

只是眼下她却不得不认下,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如果没有这个孩子,许离鹏是不是连这个良妾都不给给自己?

如果是以前,她是绝对不信的,眼下却不得不信。

“人送过去了?”皇宫里,裴元浚缓步往前走,懒洋洋的问道。

一袭浅紫色的王袍,袍上绣着的却是几株深紫鸢尾,用金线丝勾勒,走动之间鸢尾花盛开,美艳夺目,透着几分妖邪,这样的装束和他矜贵风雅的仪容完全不同,却又让人莫名的觉得俊美和谐!

一路过来,看到他的宫女、内侍无不伏地跪下。

“送过去了,说谢谢您。”贴身内侍吉海笑嘻嘻的禀报道,雨冬还是他亲自挑选的,是个伶俐人。

“就说了这个?”裴元浚挑了挑俊眸,极优雅的问道。

送了一个小内侍过去,这主意他自己都觉得满意,很有趣,那丫头看着也不象是逆来顺受的,就这么点表示?

“爷说笑了,能说什么啊,而且海子挺好啊,比起那些丫环得用的多了。”吉海笑道,迎和着自己主子的恶趣味。

说话间,前面的路口转出几个人,被内侍和侍卫护卫着在当中的正是太子裴洛安,裴元浚回京之后,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据说之前被人行刺受伤的太子。

停下脚步,看着缓步走过来的裴洛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