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九章、好巧,大小姐又病了!(1 / 2)

嫡女贵嫁 帘霜 5766 字 4个月前

“自家姐妹说什么客气话。”曲秋燕笑了,眼中闪过一丝得意,她没办法从曲莫影身上直接拿什么,但可以送给她什么。

只不过自己送的东西,可不是谁想拿就能拿的!

两个人在太夫人的院门口和和气气的分了手,各自东西。

曲莫影缓步往前走,手中的簪子举起,看着晃晃悠悠的珍珠在眼前滑过,的确很漂亮,而且还很别致,别致的以至于她到现在还记得。

上一世,她是在皇后娘娘处见到的,是贡品,送到皇后娘娘面前,那一日,皇后娘娘让她一起去选几件饰品,她去的时候,何贵妃也在,看到摆出来的这几支簪子,立时就喜欢上了,向皇后娘娘讨要,说是将来给景王正妃的。

四支簪子一组,亲事可谓是四平八稳,口彩又不错,也是在那个时候,她听出何贵妃属意景玉县君,皇后娘娘当时有些不情愿,还特意的向自己暗示,让自己也讨要这几支簪子,那时候自己觉得不必如此,既然何贵妃看上自己又何须争,也就装着没看懂皇后娘娘的暗示。

簪子最后落到了何贵妃的手中,而自己则被皇后娘娘一顿斥责。

甚至于被暗示是不是不希望自己和太子的亲事四平八稳,福福贴贴,这么讨好口彩的簪子,居然没要,实在是不堪大用。

后来还是太子裴洛安来解围,皇后娘娘才放自己出宫的。

而今物是人非,居然又让她看到了这簪子,不得不感叹世事无常。

四支簪子,两支在曲秋燕的手中,曲秋燕以未来的景王妃自许,景王却未必愿意让人知道,更何况眼下景王现在对辅国将军的女儿颇有心意,景王眼下跟景玉县君,怕也是有些纠缠不清的吧?

错综复杂之间,这事倒是越发的有趣起来了。

“小姐……”见她沉吟不语,雨冬的目光扫过不远处,低声的提醒道,他的耳力、目力自不是一般的丫环可以比拟的。

曲莫影无声的摇了摇头,没回头。

前面的一棵大树后面忽然冲出来一个婆子,鲁莽的很,就这么直直的撞上了曲莫影,撞的曲莫影向后倒退了三步,雨春和雨冬急忙伸手相扶。

“哎,看不看路,怎么撞人?”雨春扶着曲莫影的手气恼不已的道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实在对不起!”婆子低下头一个劲的道歉,连连的低头。

曲莫影站定身子,柳眉微微的蹙了一下,“走吧!”

撞的力度不小,手臂上隐隐作痛。

“多谢小姐,多谢小姐。”婆子转身就走,动作快的一溜烟就不见了人。

全程时间很短,没一会儿的事情,就已经被撞完,人跑了。

“小姐,奴婢都没看清楚人。”雨冬不满的看着婆子离开的前影道,时间太短,婆子又一直低头,他就算目光财敏锐,也看不到来人是谁。

“不用看。”曲莫影摇了摇头,水眸看向自己空空如也的手,柔嫩的手指动弹了两下。

“小姐,您的簪子呢?”雨春这时候也发现了,立时惊的叫了起来。

“掉了。”曲莫影不以为意的道。

“掉了,在哪?”雨春低头在地上找,可她来来去去看了几遍,还是没看到珍珠簪子,急脸色变了,“小姐,方才三小姐说要跟您戴一样的簪子,眼下这簪子不见了,一会拿什么戴?”

“就戴我们原本的就好。”曲莫影缓声道,抬眸看了看远处,时间还算的正好,曲秋燕才送了自己簪子,自己拿在手中把玩,就被人撞的不见了。

如果再晚一些,这簪子就会放在丫环的手中,只不过初见,许多人都会拿在手中仔细看一下。

“雨春、雨冬你们再叫的大声一些。”曲莫影含笑低声道,看了看一边的院门,院门虚掩着,方才有一个小丫环探了探头,又急忙缩了回去,这是曲雪芯的院子。

两丫头会意,急忙大声焦急的道:“小姐,得告诉太夫人去,好好的簪子怎么一撞就没了。”

“小姐,那个婆子是故意的,一定是看到三小姐送您簪子,就等着来撞您,就是她怎么就猜到三小姐要送您簪子的。”

“小姐,我们去找太夫人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