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九章、不开窍,赐婚拒了(1 / 2)

嫡女贵嫁 帘霜 6079 字 4个月前

辅国将军刘向山的女儿皇上自然没见过,听闻长的貌美如花,是一位倾国倾城的美人,既如此娶了就是。

至于眼睛好不好,都不是最重要的,似乎这眼疾还跟裴元浚有关,并不严重能看得见人,那就不打紧,最多以后自己多赐几位侧妃就是。

刘向山的女儿,这身份跟太子妃季寒月相当,都是最顶级的世家权门的小姐,在边境的时候,刘向山为裴元浚的副手,面对这么一位多情多义,又容色倾城的美人,皇上还真不相信裴元浚不动心。

皇上这话说完,颇为期待的看着裴元浚,等着他松口。

“皇上,臣的亲事真的不急,再说刘小姐并不是臣心之所系。”裴元浚懒洋洋的道,这样子分明就没放在心上。

“你们不是在边境的时候一起长大的吗?这次进京还带着她,不是想向朕求赐婚?”皇上没好气的问道,他是真的想赐婚,郧郡王的岁数也不小了。

他当年这么大岁数的时候,元后早就进门了,想到元后,心里一痛,用力的吸了一口气,压下心头万千思绪。

“臣带她进京是为了替她选一门合适的亲事,至于一起长大,那就更不可能了,臣比她大了好几岁,往日既便在边境,大家也是不见面的,又何来一起长大一说。”裴元浚果断的撇清关系,丝毫不拖泥带水。

看这样子还真的没有丝毫情义。

“你真的对她无意?”皇上不确信的问道,目光在他脸上扫过,带着几分审视。

“真的无意。”裴元浚睡凤眼微微的眯起,透着一股漫不经心的优雅。

“既无意,那就是有中意的女子了,对朕说说是哪一家的,朕替你赐婚?”皇上忽然笑了。

“皇上,您知道为臣素来不亲近女子,况且眼下为臣的年纪也不是最大的。”裴元浚微微一笑,不以为意的推托道。

他虽然年纪不少,但的确不是皇家年纪最大还未娶亲的,太子因为和季府订有婚姻,而季夫人三年前死了,季寒月守了三年的孝,这亲事就耽误了下来,他为皇家众兄弟之长,他既然没有成亲,这接下来的几个自然也没有成亲。

景王、魏王、燕王都没有成亲,甚至还没有选好合适的人选。

“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,眼下你还不急,朕就先放一下,待得景王、魏王他们定亲之后,你必然也是要成亲的。”皇上算是让了一步。

在裴元浚的亲事上,他也算是一让再让的了。

裴元浚的亲事,他早就想指婚了,原本裴元浚就是自己堂弟辈,比不得太子和景王几个,辈份不同。

只是裴元浚一直拿岁数说事,他也没办法,说起这岁数,几位皇子还真的每一个都比他大。

“皇上,为臣自会找到心仪之人的,就不劳皇上费心。”裴元浚颇有几分被逼无奈的意思,看着更象是敷衍。

几个在一边侍候的内侍紧紧的低下头,大气也不敢出,这种话也就郧郡王敢说,另外换个人在皇上面前说说试试,就算是太子殿下敢说这样的话,皇上也会立时动怒,唯有这位郧郡王,皇上对他的态度是极佳的。

有时候就算郧郡王说出一些冒犯的话,皇上也是一笑而过。

“你这话跟朕说了许多年了,总也不见到你相中别人,往日里一直在边境,朕还以为你相中的是刘向山的女儿,既然不是,那还是留在京中选吧,必竟京中的世家小姐多一些,也有得选,朕过几日,让皇后帮你看看。”

皇上大手一挥道。

“皇上,总得为臣满意的吧。”裴元浚继续为自己争权利。

“自然会让你满意,待皇后选出来之后,你再看看,如果有满意的就先挑出来,然后再选再挑,这么多年你一个人,身边也没个照应的人,这一次总得多选几个,朕想着总得把一正妃、两侧妃先选全了才是。”皇上兴致勃勃的道。

“景王和魏王还没有正式选妃,眼下太子也得选妃,总不能让他们都先别选吧?反正为臣的年纪最小,放最后选吧。”裴元浚头大的站了起来,向着皇上告辞,一说这种事,他就头大之极。

“皇上,为臣想起府里还有一些公务,就先告退了。”

说完往后退去,待退到门口转身离去。

御书房里,皇上无奈的摇了摇头,而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,神色淡冷了下来,侧头低低的咳嗽了几声。

“皇上,您用水。”内侍总管力全急忙上前道。

皇上接过水喝了一口,带着几分病容的按了按胸口,目光转向裴元浚的背影,眸色幽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