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九章、无耻,所谓父亲(1 / 2)

嫡女贵嫁 帘霜 5634 字 4个月前

“怎么回事,曲府的这位四小姐怎么过来的?”屋子里,肖氏气的脸色铁青,这时候也没有外人在,用力的一拍桌子,怒声道。

季元兴的脸色也很不好看,爵位几乎就是自己的掌中之物了,眼下居然跳出来这么一说,而且还当着族老们和大理寺卿的面说的,既便族老们拒绝了,越文寒也会上折子请命的,香姨娘虽然地位不高,眼下却是已故凌安伯的妾室,而且说的还是为凌安伯争体面的话。

可以想象到,这折子上到朝堂之上,必然是轩然大波。

“母亲,这个曲四小姐是不是早就知香姨娘的事情?”季元兴烦燥的问道。

“不可能……”肖氏下意识的反驳,但马上又犹豫了,“可能是,昨天她过来的时候,把大房的那个周嬷嬷带走了,香姨娘和周嬷嬷都是当年越氏陪嫁过来的丫环,一个陪到了我们府上,一个陪到了曲府,现在一起在我们府上也有数年,关系一定不错。”

“母亲,现在怎么办?”季元兴点了点头,问道。

“你先去找你妹妹,把这事说了,让你妹妹有个准备,太子殿下那边自有你妹妹去说。”肖氏细想了下,有了主意。

“母亲,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越文寒上折子去?”季元兴听到肖氏只关注季悠然的事情,立时就恼了。

“能怎么办?你能去拦还是你父亲能去拦,你父亲若是一个有用的,也不会连个人都看不住。”肖氏没好气的道。

季府现在还有谁会去拦越文寒,看来看去没有人,若是女儿在,说不得还能拦一拦,眼下女儿还在太子东宫守灵,走动不便,这个时候只能靠自己,偏偏就没有一个能争气的,肖氏这气就不打一处来。

这话问的季兴元讪讪起来,他一个无官无职的平头百姓,哪里去敢拦越文寒,离着越文寒远远的,就觉得气势逼人,让人心憷。

“好了,你先去给你妹妹传话,说不定你妹妹有什么法子。”肖氏也没了办法,只能这么安抚儿子。

眼看着这胜利的果子就要到手里了,半当中突然出现另外一只手,把这果子摘了去,换谁也不甘心。

眼下事情还没有到最后的定论,最后如何,还有可操作性。

“是,母亲,我现在就出府去。”季元兴点头,焦急的转身去办事,才到门外要走,却见自家表妹肖海棠盈盈的站在对面,看到他出来,急忙一脸关切的走过来问道:“表哥,你没事吧!”

“我能有什么事!”季元兴没好气的道,转身继续往外走,他这会也没心情理会肖海棠。

肖海棠追了几步之后,没追上,只能气喘吁吁的站定脚步,眼眶红了起来,委屈不已。

“小姐,您别难过,表公子不是有意不理您的,是真的有事。”

跟在一边的丫环,急忙劝道。

肖海棠头低了下来,看着面前的一棵竹子,好半响才道:“那位曲四小姐看起来真的很出色?”

“小姐,您才是最出色的,曲四小姐无才无貌,整个京城都知道,何况之前曲三小姐也说了,曲四小姐也就是因为曲太夫人在撑腰,什么事,什么话都敢说敢做,其实还是一个什么也不是的草包。”

丫环见她还是不高兴,又劝道。

肖海棠摇了摇头,不再说话,转身离去,曲莫影真的会嫁给表哥吗?那她怎么办?她能怎么办?她是一定要嫁给表哥的……

马车在曲府停下,曲太夫人的脸色也不太好看,方才在季府发生的事情,她现在也知道了,看着从后面的马车上下来的曲莫影,曲太夫人叹了一口气,她是真担心自己这个孙女,正想开口叫她。

“母亲,我有事想跟您说说。”洛氏已经柔和的开口了,看她迟疑的样子,也的确是象真的有事情。

“你们几个先各自回去休息吧!”太夫人点点头,对着几个下了马车的孙女道。

然后先带着洛氏离开,她是知道洛氏的心病的,曲雪芯的亲事,也是一桩难事,眼见着曲雪芯的年纪不小了,现在还挑不到合适的,也是被耽误了下来。

东府的两个其实都可以订亲了,但现在两个都没订。

“你跟我过来。”曲志震也从马车上下来,看了一眼曲莫影吩咐道,曲莫影正想回去,听他这么一说,只能转头。

看着他们父女两个一前一后的离开,曲秋燕眼眸微微闪动了几下,脚下加快,没搭理曲彩月的问候声,也转身就走,她得回去把今天的事情跟母亲说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