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五章、剪出来的证据(1 / 2)

嫡女贵嫁 帘霜 5701 字 4个月前

“大人,我们不是胡说,大人若是不信,可以去庄子里打听,我们女儿不见了的那一年,正是四小姐病重的时候,如果……如果不是被人带走,又……又怎么会说不见了,更不会顶替当时病死的四小姐,成了您的女儿。”

中年妇人李氏大声的哭道,伏在地上泣不成声。

“见过父亲!”曲莫影走了进来,向着曲志震行了一礼。

“父亲,可是发生什么事了,他们……是谁?”曲秋燕也一起行礼,而后抬起头愕然的看向跪在地上的这对夫妻,满脸惊讶。

相比起曲莫影,曲秋燕向来是曲志震宠爱的女儿,这话说的也随意。

曲志震挥了挥手,示意两个女儿起身,“你们先坐下!”

两人听话的在两边落座。

“女儿……女…到曲莫影,李氏立时含泪呜咽起来,目光紧紧的落在曲莫影的身上,似乎想接近,但又不敢,只能跪在地上呜咽着说不出话来,形容可怜。

“你们的意思是说顾嬷嬷当时偷了你们的女儿,顶替了我的女儿,而我的女儿其实当时已经病死了?”曲志震不耐烦的问道,眼神凌厉。

他虽然不喜曲莫影,但并不代表愿意出这样的事情。

这种事情简单是奇耻大辱,堂堂一位侍郎大人,在朝中也素有名声,却糊涂至此,连原配的女儿都被人换了,养了一个假女儿,实在是让人太过于菲夷所思了。

“是的,求大人还我女儿,我们就要还乡了,如果不把女儿带走,这一辈子都会骨肉分离,我们不在意日子过的苦一些,只想一家子骨肉-团圆,还请大人成全。”李氏又向曲志震磕了一个头,一边抹眼泪一边道。

“你们是什么时候知道……是你们女儿的?”曲志震阴沉着脸问道。

“就是最近,最近才知道的,如果不是顾嬷嬷说话中露了消息,我们还一直不知道……然后我们私下里来找女儿……可……可她不认我们,让我们离开,只是送了我们一些衣物,还有……还有才送来的糕点。”

李氏说着把面前的一个油纸包打开,里面几块糕点,虽然糕点上面已经有了碎片,看着也不那么完整了,但依稀可以看出糕点的样子。

“咦,这不是府里才新做出来的糕点吗?就这两天的事情。”曲秋燕低“咦”了一声,惊讶的道。

待得说完,似乎也才发现失语,急忙偏过头去,用帕子轻轻的抹了抹唇角,掩饰自己的失言。

她的话不高,但在这书房内,又是突然之间安静下来的气氛,既便很轻,曲志震也听了个清楚,伸手按了按额头上跳动的青筋,偏眼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小厮。

这个小厮往日里是服侍他吃用糕点,以及收拾书房的。

小厮上前两步,仔细的辩认了一下,然后冲着曲志震无声的点了点头,表示曲秋燕的话是对的,的确是府里新做出来的糕点,而且还是这两天的事情。

一对庄子上的中年夫妻,自然不可能会得到府里新做出的糕点,因为是新做出来的,府里也不是很多,也就是往几位主子处送了一些,至于下人们还不可能吃到,而眼前这个油纸包里包着的,必然是府里哪位主子送出去的。

曲志震的目光看向曲莫影,眼底一丝怀疑。

“父亲,您找我来是因为他们吗?”曲莫影抬眸平静的看向曲志震,不慌不忙的问道。

“他们说是你的父母,自小的时候你便被顾嬷嬷从他们身边带走,到现在他们才知道情形,眼下他们要回乡,想把你带走。”曲志震努力的平了平气,耐着性子把事情说完。

之后目光如灼的盯着曲莫影的反应。

“女儿,你……你给我们送了糕点,又送了衣裳,还送了盘缠让我们离京,可我们是你的亲身父母啊,怎么舍得把你留下,女儿,你放心,你回来之后,我们两个不管如何也不会亏待你的,虽然比不得侍郎府上,但必然也会让你过的开心、快乐。”

李氏转向曲莫影,哭诉道。

进来的两位小姐,其实很好认的,戴着眼纱的是四小姐,也就是他们的目标。

“女儿,你必竟是我们的骨肉,再占据着曲府四小姐的名头也是不对的。”中年男子刘山也抹着眼泪急忙道。

两夫妻看起来都是实诚人,长了一副老实人的面孔,手上也有劳作的痕迹,一看就知道是普通的庄户人家。

“你们说我是你们的女儿,有什么证据?”曲莫影眸色淡淡的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