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一章、不用了,方才我已经拿到信(1 / 2)

嫡女贵嫁 帘霜 5319 字 2个月前

“曲四小姐可敢跟我到水阁里说话?”用力的压了压火气,言玉娇柳眉倒竖。

“不敢!”曲莫影看了看就在不远处的水阁,摇了摇头,不打算逞女孩子的意气用事。

那一处临水而建,水榭楼台,弯弯绕绕,正巧这一处可以有一入口进去,既可以赏景又极清静,的确是一处说话的好去处。

只是,她不想去!

言玉娇没想到她拒绝的这么果断,胸口又是闷闷一气,冷笑道:“你就这么点胆气,方才也敢顶撞景玉县君。”

“我胆气的确不大,也的确敢顶景玉县君!却不知道言小姐,哪来的胆气敢支持景玉县君的话,亵渎太子妃娘娘。”曲莫影唇角微微一勾,她不管这位言小姐是受了谁的挑唆,既然来说了,就得应下这事。

“你……你胡说什么,景玉县君哪里有……有亵渎太子妃娘娘。”言玉娇暴红的脸色变得惨白,太子妃娘娘的事情,也是能让人恶意传说的吗?就这么一个罪名,她承受不起,既便是她背后的封阳伯府也承受不起。

“是不是的,大家都看得清楚,听闻景玉县君有意太子府,所以才说这样的话,那言小姐又是何意?”

曲莫影眉眼平静,仿佛没看到言玉娇眼底的慌乱。

既然有胆子说,那也得有胆子应下。

她是季寒月的表妹,就算是有人听到觉得她说的过份了一些,看在太子妃的份上,也最多斥她一个无知无礼,这可比亵渎太子妃的罪名小多了。

“你……你胡说……”言玉娇是真的慌了,结巴了一下,左右张望了一下急道,似乎想辩解,却被曲莫影不客气的打断。

“言小姐可是不相信?那就等着以后看吧,听闻景王现在相中的是辅国将军的女儿。”曲暮影缓声道,而后转身带着雨冬离开,至于被震惊的呆在原处的言玉娇,就不是她要管的事了。

这位封阳伯府的小姐,以往觉得也不笨的,现在这么敌视自己,而且还真的冲到台前,对付自己,怎么看都不象只是曲秋燕的作用。

必竟曲秋燕和她的关系虽然好,但还不能让她这么巴结。

柳景玉?到底自己和她有什么仇怨,前世今生所有的事情想过,都没有结怨的可能……

这个人,她需要更小心应对才是!

最容易出事的,不是那种摆在明处的敌人,暗中的,才是致命的,一如当初的季悠然……

抬起头,看看之前的水阁,水榭楼台弯弯绕绕,有好几个出口,听闻前院也有男宾,若是撞上,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,特别是之前自己才有了冲到外院的传言,一次已经解释清楚,再来一次呢?

那可就真的说不清楚了,况且也不可能再遇上齐国公大公子那样的人,主动为自己解释,甚至还有可能往自己身上倒污水,必竟自己是一个才被退了亲,在外人看起来惶惶无依,急着找一门好亲事的人。

曲府的名声又因为曲彩月的事情败坏了几分。

所有的串起来,很容易让人怀疑自己的用心和品性,自此宴会之后,自己这个曲侍郎府四小姐,说不得还会背上一个不堪的名头。

世家小姐,最是注重名声,其人这么动手,可谓深喻其理,入骨三分。

曲秋燕没这样的手段,眼下这事就不可能是她……

看着曲莫影离开,言玉娇脸上青一阵、白一阵,十分的羞恼愤怒,用力的咬着牙,却没有再追曲莫影。

方才曲莫影的一番话,让她心头剧震之后,也隐隐有些慌神。

她是柳景玉的闺密,和柳景玉自小一起长大,情份不一般,也因此知道柳景玉的心意,柳景玉看中的是景王,景王对柳景玉也有意思,听闻景王的母妃何贵妃也相中柳景玉,之前听柳景玉的意思,两家似乎已经准备定下这门亲事。

可现在是什么意思,什么叫柳景玉看中了太子妃的位置,而景王也另有一个钟情之人?

方才柳景玉在自己耳边说的话是不是另有其他意思在?

之前只顾着生气,没有多想,这会却忍不住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想了一遍,越想越觉得蹊跷!

言玉娇今天见到曲莫影的时候,的确有些不忿,但也只是不忿而已,这个不忿还跟她的二哥有关。

只是这种事情,也是家事,在言玉娇看来还是丑事,自己的二哥不争气,她也没办法,父亲还把二哥打了一顿,这接下来如何,也不是她能说的。

只是没想到曲秋燕把自己拉过去,说了一通曲莫影的事情,就把她气的够呛,说什么曲莫影把许离鹏和她退亲的事情怪到二哥的身上,又说曲莫影私下里还想找二哥斥责。

说什么斥责?两个人并无关系,私下里见面,分明是另有所图,如果让人看到了,二哥就算是想不负责任,这事也得负起来。

更何况二哥还一副很想负责任的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