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三章、本王向来最合别人眼缘了!(1 / 2)

嫡女贵嫁 帘霜 5817 字 2个月前

见他如此行事,春秀急忙上前挡在了纱帘之前:“王爷,我们小姐有眼疾,不便见人。”

“眼疾无碍的,如果刘小姐愿意,本王自当请人替刘小姐治眼睛,曲侍郎府上四小姐,听说眼疾马上好了。”有人挡着裴玉晟也不便强行过去,只是脸上多了几分不悦,目光冷了下来,看向春秀。

如果只是普通的丫环,这时候必然不敢再说什么。

“王爷。”一个小内侍匆匆进来,在裴玉晟耳边低语了几句,裴玉晟皱了皱眉头,迟疑了一下后又上前一步,春秀只是一个丫环,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退。

“这一段时间,虽然跟刘小姐说过话,但却总是没有一睹芳容,他日路上相见,却未必认识。”裴玉晟笑着坚持道,“还是请刘小姐出来见一面,可否?”

纱帘下面,女子没有戴帷帽,若是出来必然可以见面的。

裴玉晟这话说的客气,手却极不客气,伸手拉住纱帘,就要往上掀。

帘子边上就一个春秀,纵然她心里有准备,这时候也慌了,景王这是铁了心的要见小姐一面了。

“王爷,貌丑不便见人,他日眼疾稍好一些,自当相见。”纱帘内曲莫影站了起来,这意思是表示裴玉晟若是掀了进来,她必然会避开。

若真是这样,倒显得景王唐突而且强势。

裴玉晟的手顿在帘子上,只一掀,说不得就能见到人,但必然也会让刘蓝欣不喜,甚至还会引起辅国将军的不喜。

他要表示的是对这位刘小姐钟情,并不是惹她厌烦。

想了想,裴玉晟的手终究放了下来,女色终究没有自己想要的权利重要,就算这个刘蓝欣长的不尽如人意又如何?只要她还是辅国将军的女儿,她的身份就不一般,就有许多人抢着愿意娶。

既如此,又何须在对面的心中留下不好的影响呢!

心里这么一想,裴玉晟退后一步,微微一笑,温和的道:“是本王唐突了,原想着这段时间和刘小姐也算是相熟了,却没想到刘小姐如此在意眼疾。眼疾之事算不得什么大事,曲侍郎府上的那位四小姐,不同样经常现于人前吗?又何需在意别人的目光。”

这已经第二次提到曲莫影的名字了,坐在里面的曲莫影极是无语,这位景王殿下该是多么的喜欢拿自己跟这位刘小姐比较。

“曲四小姐和我又有些不同,我的眼疾……恐怕不太好治。”曲莫影叹了一口气。

“那又如何,就算刘小姐的眼疾一直不好,也不是其他女子可以比拟,就刘小姐的行为举止,是其他女子望尘莫及的。”

裴玉晟微微一笑,向着纱帘里的曲莫影拱了拱手:“本王这会还有事,就先走了,若刘小姐有什么需要本王的时候,本王义不容辞!”

“多谢殿下。”曲莫影在里面侧身还礼。

裴玉晟这次果断的带着人转身急匆匆离开,看起来是真的有事了。

重新梳洗过,再换上自己的装束,曲莫影看看时间正想离开,却见门一开,裴元浚走了进来,一袭黑色的披风,绣着紫色的鸢尾花,在夜色中并不明显,看起来华美之中透着几分高贵。

那位景王虽然也长的很是英俊,但是比起眼前的这位郧郡王来说,还是差的不是一点点,这位的容色在京城中男女全算上,应当都是头一号的。

当然这位脸色沉下来的时候,没有几个人敢看他那张俊美到极致的脸。

眼下,这位看起来就很阴郁,透着一股子令人心寒的戾气,也不知道是谁惹到了这位郧郡王。

“见过王爷!”曲莫影很识趣的站了起来,向他侧身一礼,落落大方。

裴元浚冷哼一声,带着几分阴鸷,在沙场浴血过的人,动怒的时候自有一股子让人心悸的森冷杀气,幸好上一世的时候,季寒月面对爹爹怒气的时候,往往平静相对,这一次对上裴元浚的怒气时,也依然没有一丝惊惧。

“依依惜别?”裴元浚的目光落在曲莫影的脸上,她还没有完全打扮好,眼纱尚未戴上,看得出眸色幽静、清澈,如同潋滟的水质流过,越发的让她的小脸看起来娇美动人。

“王爷说的是景王殿下?可能是的吧,必竟景王应当很属意刘小姐。”曲莫影微微一笑,道。

不管裴玉晟说的是什么,他以为在里面的都是刘蓝欣。

裴元浚看了一眼面前的少女,伸手拿过一边的眼纱,看了看这宽大的眼纱,问道:“什么时候眼纱可以去除?”

竟是不再追问方才的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