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四章、名声受牵连(1 / 2)

嫡女贵嫁 帘霜 5241 字 2个月前

刺客的事情还没有查出来,京城的衙门每一个都在查,都想查清楚这事是谁干的,可偏偏这事就这么难查。

刺客们居然都全身而退了,在侍卫们全力攻击的时候,都离开了。

不管是太子还是景王都毫发无伤,许多人于是私下里都觉得这事另有蹊跷,甚至有人在想,是不是跟太子和景王自己有关。

必竟听闻之前有刺客的事情牵扯到了郧郡王,这一次再闹这种事情,很有可能就是为了洗清嫌疑。

否则为什么一个刺客也没抓住,受伤的刺客也被人带走了,唯一出事的还是府里的女眷,甚至景王府的那位,连个名份也没有。

因为这件事情曲彩月进了景王府的事情,也被宣扬了出来,之前为了低调,只是一顶小轿抬进景王府,也让大多数人知道。

曲府的事情又翻了出来,为此被一些世家夫人暗中鄙夷,曲氏的女儿可真是不怎么样。

而之后又从季府的下人和一些香客的嘴里传出一些流言,说的都是曲府的那位三小姐,跟景王走的比较近的这一位,听说在大悲寺里,还伙同无赖害曲四小姐,之后又有这位三小姐不检点,半夜还在外面的话。

有些话传来传去,可就越传越难听。

但不管如何,曲府的女儿的名声可就毁的差不多了,不说那位曲三小姐了,就连曲四小姐也不怎么样,否则怎么就总传出和曲三小姐的事情来。

世家大族,往往是沾着一块,连着一锅的,受连累的不管无不无辜,只要姓曲,这教养就不行。

于是还有人说,幸好永宁侯府把这门亲事退了,否则娶个曲氏女进门,实在不是什么好事。

曲氏女,明显不是世家喜欢娶的女子。

这事很明显的也落到了曲雪芯的身上,她的亲事看起来更加的艰难了,以往还会时不时的出去相看一下,眼下她再没有出去,每每在太夫人处看到她的时候,总是一脸的愁容和伤感。

这年纪越拖越大,对曲雪芯的影响很大。

曲府最近倒是很太平,自打于氏出了事情之后,海兰姑姑就再没有出现在人前,至于于氏之前闹的事情,所有人都当她是一番闹剧,说曲莫影要害她肚子里的孩子,一看就知道是假的,谁都没在意。

曲秋燕关起来抄佛经,最近也很安静。

曲府仿佛一下子安静了起来,除了曲氏女的名声不好,整个府里主子们的脸色都不太好看。

曲莫影这一段日子也过的平和下来,算是过了几天悠然的日子。

没有于氏和曲秋燕的算计,曲志震也很少出现,只有太夫人和她在西院,整个西院安和了不少。

外面血雨腥风,大家都在查刺客,官员们都忙的停不下脚,内院倒是一片清和。

“你既然相中了那个女子,迎入府中就是,怎么一直没动静?”皇上背着手走着,随口问着一边的郧郡王裴元浚,跟在皇上另一边的是太子裴洛安,他只是安静的笑了笑,不言不语,一如他往日给人的印象温厚醇良。

“皇上,再等等吧。”裴元浚不以为意的道,轻轻笑了,却带着几分薄凉。

“还要等什么,那女子也不小了,朕觉得可以成亲了。”皇上劝道,裴元浚不成亲,他的心事就放不下来。

“皇上,真的不急,再看看还有谁要害她,不想让她进本王府的人,恐怕不少。”裴元浚似笑非笑的道,满不在乎的样子让皇上极是无语。

“那女子可是娶回家,可不是为了给你当靶子的。”

“皇上,真的不急,既然是为臣的女人,自然也不能让人随便算计了去的,为臣自会看着点的。”

裴元浚道,这话听起来似乎还有些情义,只是看他寒凉的俊眼,就知道还真的只是字面上的意思,一点也多不了。

“总是你相中的第一个女人,听闻身世也堪怜,就这么放在外面,总是不太好,曲侍郎府上似乎也不太安稳。”皇上还在含蓄的劝他,声音温和。

这样温和的笑容似乎只对裴元浚,裴洛安抬起头看了皇上一眼,随后马上低下了头,心里有了几分愤怒。

明明自己才是父皇的儿子,但偏偏对裴元浚这么好。

但他却什么也不敢说。

“皇上,不过是为臣偶然看着愿意认责的一个女子罢了,跟本王现在的关系还不大,如果她真的进不了本王的王府,或者是因为本王的原因被害了,本王必定为她讨个公道,皇上放心就是。”